推荐: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侏罗纪世界2》豆瓣影评:一部反转基因大型宣传片
《侏罗纪世界2》豆瓣影评:一部反转基因大型宣传片

 

 许多细心的观众都察觉,影片中那个萌萌哒的红衣小女孩梅茜身上很可能隐藏着一个惊世骇俗的秘密:超乎寻常的运动能力、与迅猛龙同色的瞳孔、对“驯龙师”欧文非同寻常的亲近感,还有放走恐龙后的那一句“like me”……似乎都指向了一个身份:被植入了恐龙基因的人。

 
也就是说,这个外表人畜无害的小萝莉,不仅仅是一个克隆人,还是一个转基因人!牛逼酷炫吊炸天啊有木有?如果换个角度,站在食肉恐龙的立场上考虑,那梅茜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转基因食品啊对不对?!
 
所以暴虐迅猛龙为什么死盯着梅茜不放?不一定就是像某些观众猜测的那样,是把梅茜当成了自己的同类甚至“妈妈”。影片中的反派说过,经过基因改造的迅猛龙很可能是地球上除人类之外最聪明的动物,从影片中的表现来看,这种猜测很可能是对的,那么,这么聪明的动物,难道连人类和迅猛龙都分不清吗?别的不说,光外表上就差个十万八千里。当然,在分得清谁是人谁是龙的前提下,迅猛龙仍然有亲近人类的可能,比如说布鲁和欧文的关系就非常好,但问题是布鲁是欧文一把屎一把尿带大的,布鲁对他感恩戴德是理所应当的,可是梅茜认识暴虐迅猛龙才不到一天时间,在仅仅几个小时之前,暴虐迅猛龙还被人类关在笼子里,甚至有几个丧尽天良的坏蛋拿着电棒电它,在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恐龙,要是仅仅因为一段基因,就能对一个素不相识的小女孩(本小品剧本来源于胖蛋小品搞笑大全www.pangdan.com)产生亲近感,那才真是见了鬼了。想一想:假如某个科学家成功地把一段人类的基因移植到一只屎壳郎身上,而屎壳郎的外型也没有改变,你会对这只屎壳郎产生强烈的亲近感吗?更何况暴虐迅猛龙对人类的感觉也不可能是人类对屎壳郎那种“好臭臭,好恶心”的感觉,它更有可能会把人类当成一群摆不正自己的位置,一天到晚蹬鼻子上脸的火鸡:丫不老老实实的给爷当下酒菜,还想当爷的主人?!这样一来,指望暴虐迅猛龙去亲近、爱护梅茜就更不可能了。而看过《侏罗纪公园1》的观众还会发现,暴虐迅猛龙追逐主角一行的剧情,简直是《侏罗纪公园1》中两只迅猛龙猎杀熊孩子的翻版,这也可以从侧面佐证本人的观点。
 
那么,究竟是什么驱使着暴虐迅猛龙对一个小萝莉紧追不舍?在我看来,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暴虐迅猛龙通过灵敏的嗅觉发现了梅茜是转基因食品的真相!为了恐龙,特别是食肉恐龙的长远利益,它必须不顾一切地抓住梅茜!
 
众所周知,转基因是一项罪大恶极的技术,经过转基因技术改造过的生物,虽然在短期内可以表现出一些符合人类需求的“优良性状”,但从长远看却遗祸无穷:人如果食用移植了鸭子基因的小麦,后代可能会长出脚蹼;食用移植了豌豆基因的菠萝,后代可能会长出绿色的头发。更可怕的是,以孟山都公司为首的帝国主义势力,还企图利用这项技术制造生物武器,让亚非拉人民断子绝孙。前些年,美国某黑心企业为了赚钱,还通过注射转基因激素,培育出了六个翅膀四条腿的肉鸡。多么触目惊心!
 
转基因对于人是这样的恐怖,对于恐龙怕是也好不到哪里去,一旦有恐龙误食了转基因食品梅茜,将有可能给刚刚复活的恐龙种群带来灭顶之灾!巧合的是,暴虐迅猛龙也是人类利用转基因技术制造出来的,而正如影片中所交待的那样,作为智慧程度仅次于人类的动物,它是具有同理心的,非常理解转基因技术所潜在的危害,因此在千钧一发的时刻,出于龙族大义,它果断放弃了即将到嘴的美食(男主女主),转而捉拿梅茜。
 
可能有观众会提出这样的疑问:既然暴虐迅猛龙追赶梅茜是为了消灭恐龙生存的隐患,那为什么在找到梅茜后没有立刻痛下杀手,反而表现出不想伤害梅茜的样子?其实,暴虐迅猛龙有着比多数观众更加长远的考虑,充分地体现了它冷静、聪明的特点:
 
梅茜只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子,消灭她易如反掌,但问题在于,干掉了这个小孩子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转基因人的始作俑者吴博士已经逃跑了,而逃出来的恐龙至多只有十几只,力量过于弱小,短期内没有战胜人类的希望,这也就意味着人类有充足的时间利用吴博士手中的技术,制造出更多的梅茜来祸害恐龙,因此它必须先保证梅茜的安全,直到所有食肉恐龙都掌握辨别转基因食品的本领:
 
“霸王龙大哥,瞧见没,这个小崽子可是转基因的昂,不能吃。闻一闻,对对,就是这个味儿,以后吃人的时候闻到这个味就证明是转基因,千万不要下嘴,直接一脚踩死!”
 
然而,让龙痛惜的是,在暴虐迅猛龙即将得手之际,迅猛龙家族中却出了一个名叫布鲁的无耻叛徒,它仅仅因为接受了人类的一些小恩小惠就背叛了自己的种群,使用卑鄙阴险的手段残忍地杀害了暴虐迅猛龙,就像人类的许多英雄一样,暴虐迅猛龙没有被穷凶极恶的敌人杀害,却死在了叛徒手中。
 
让我们回到影片开头:在有关部门举行的听证会上,面对咄咄逼人的白左,科学家马尔科姆义正言辞地驳斥了他们的谬论,道出了基因技术的危害。毫无疑问,马尔科姆和暴虐迅猛龙都是悲情英雄:他们都全心全意地为自己的种群着想,而且有着敏锐的洞察力,能够发现同族所不了解的危险,却经常不被理解,以至最终酿成悲剧。不论对于人还是恐龙,潘多拉魔盒都已经被打开了,悲惨的结局几乎已经注定,不过正如郁达夫先生所说:“一个没有英雄的种群是可悲的种群,一个有了英雄却不懂得敬重和爱戴的种群是不可救药的种群”,自己作死,能怨谁呢?(手动斜眼)
更多内容移步微信公众号:

左侧推荐200*200